首页友情文章正文

友情验证标准之各地篇

时间:2019/07/27 11:28 分类:友情文章

  友情验证标准之各地篇

  可能是夏天到了,水果多了,最近的微博热搜总让人觉得口舌生津。

  比如前几天就有一条热搜是,#在江浙沪混的好不好#——

  原因是杨梅、水蜜桃这类时令水果,不像苹果、香蕉一年四季都能吃得到,过了这段节气,想买都没地买去。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江南人民都会相互赠送,以表亲昵。所以,从有没有送你杨梅、水蜜桃这件事,就能你在江浙沪混得怎么样。

  但中国又有一句话叫做,“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难道除了江浙沪,其他地区就没有验证友情的方式吗?

  当然有!不信,你往下看,再有人跟你说自己“朋友遍天下”,你就拿着这篇推送,跟他一一验证。

  除了送杨梅送水蜜桃,在最近的上海,还有一件影响全市的大事:“今天你垃圾分类了吗?”

  尽管这项规定要到7月1号才正式开始,但城市管理者的实施节奏已经步步紧逼。

  每天,都有无数上海老阿姨站在垃圾站,身穿绿马甲,对来的每个人质问:“你是什么垃圾?”

  而垃圾生产者,也就是上海人的家里,天天为垃圾分类吵架的也不计其数,甚至母子反目,夫妻相残。

  为了不过是对方吃完饭为什么要在碗里留下一坨湿垃圾?

  这时,怎么考验你的友情值呢?

  就看有没有人愿意为你做垃圾分类。

  我们一般把这种“愿意为彼此做垃圾分类”的友情,称为“圾友”。

  在看向北京之前,我们先区分一下,这说的是新北京,还是老北京。

  比如,一到冬天,就有人送你防霾口罩,新旧都有可能;

  一到冬天,就有人约你下雪天去故宫,这绝对是新北京;(因为老北京不去故宫)

  但如果一到冬天,有人约你去吃涮羊肉……这也可能是一个热爱吃涮羊肉的新北京。

  那到底如何判断自己有没有融入北京的人际圈子呢?

  看有没有人为你调芝麻酱。

  是的,我们都知道北京人爱吃芝麻酱。但有多爱呢?

  这么说吧,就像陈晓卿在节目《圆桌派》中说的:

  “北京人表现一个东西的好与坏,在食物上就分得特别清楚,比如驴打滚儿,比如豆汁儿,儿化音的都是比较糟的,但是你说芝麻酱,没有儿话音,这表示郑重!”

  芝麻酱,没有儿化音,你就能听出他们对芝麻酱的爱是发自内心的,绝非那些街边小吃可以比拟。

  在经济短缺的年代,一户一人一月只有二两麻酱!

  老舍先生直接上书中央:北京人夏天离不开芝麻酱!希望政府解决芝麻酱的供应问题。不久,北京的油盐店里有芝麻酱卖了。(参考汪曾祺《老舍先生》)

  所以,看自己是否被一个老北京厚待,就看他会不会在吃涮羊肉前为你调一份麻酱。

  只有把你当作自己人时,才会将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同等量放在你身上。

  在广袤的川渝大地,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有人思念去世的亲人,就会在半夜时分找一个阴气汇聚之地,支起一口鸳鸯锅,如果去世的那个人同样思念他,便会现身一起来吃。

  死人吃白汤,活人吃红汤。

  吃完这顿火锅之后,阴阳相隔的两个人就能短暂相见。但如果活人吃了白汤,便是与死人结了鸳鸯,从此阴阳不分……

  好吧,这只是一个网络段子。

  但,重庆人为了不让外地人吃鸳鸯锅,都能编出这样一个故事

  就可见当一个重庆人对你说出“要得嘛,鸳鸯锅就鸳鸯锅吧”时,背后那滚烫烫的友谊。

  在文化产业丰富的黑土地,当然不止一样特产可以验证老铁们的友情。

  春天,吉林的大棚樱桃率先成熟,热情的东北市民开始了第一波购买,送长辈,送领导,送亲人,送朋友,送的越早越能显现出他在你心中的位置。

  而到了六月份,樱桃已经蔓延山野,验证友情的表现就看晚上有没有被喊去凉啤加烧烤了,大金链小烧烤,三箱啤酒还算少。

  等到秋风吹起,大街小巷的烧烤摊开始变少,带着大金链子的大哥也该回到老婆孩子的热炕头上,这时,就轮到老娘们开始为冬天做准备了,不,我说的不是做泡菜,而是聚在一起讨论这个冬天要买哪件貂。

  而真到了冬天,穿貂的时间比光着身子的还短,对,我说的就是泡澡。

  如果一个冬天过去了,还没有有约你去趟洗浴中心,你真的要考虑考虑自己的人际关系了。

  其实说了这么多,有没有一件事,就能看出一个人在东北混的好不好呢?

  就看他吃饭的时候,有没有小妹儿给他扒蒜。小妹儿越多,地位越高。

  一般一顿饭下来肉没吃多少,倒吃了一嘴的大蒜。

  正所谓,煎饼卷大葱,好汉数武松。只要提到山东人,不是在啃煎饼,就是在打老虎!

  当年的国民电影《红日》里的这段魔性卷煎,一举奠定了山东“煎饼加葱省”的形象。

  而齐鲁人民的朴实厚道,在煎饼的吃法上可见端倪,最简单的吃法,只需在煎饼皮上抹上大酱,再放上切好的葱丝和蛋,就能吃了。

  复杂一点,能直接把整个桌子都卷进饼里。

  但如何更能表现自己被山东人民接纳呢?不是看有没有人请你吃饭,为你买单,这在“好客山东欢迎你‘的宣传语里也只能算普通朋友。

  可当席间有人为你卷了一大包煎饼时——

  这不亚于吃小龙虾有人为你剥壳,吃羊肉泡馍时有人为你掰馍,吃碧根果是有人为你去壳,进食过程直接缩短了一半,你们的亲密程度也近了不止一步。

  如果说江浙沪的杨梅、水蜜桃是时令性的,那云南的野山菌简直是日令性的。

  一是因为许多野生菌根本无法人工培育,二是即便在菌子季,野山菌也只会出现在雨后的山林里,其他时间根本无处可寻。

  所以对于一个云南人来说,上山采菌子往往是从小就掌握的自然生存技能。

  只要前一天下雨,第二天全家老小都会出门采菌,走几十里的山路,只为那一两口美味。

  所以只有当你在对方心中分量够重时,他才会将自己费尽心思采到的野山菌送给你。

  但敢送不一定敢吃,毕竟云南每年都有吃野生菌中毒致死的例子。

  于是年复一年,云南人民就这样在追求美味,分享美味,回味美味的小日子里,战战兢兢,又甘之如饴。

  汽车开动分割线

  当然,除了以上几个,还有:

  在武汉混的好不好,就要看早上有没有人给你带热干面和面窝;

  在海南混的好不好就要看有没有人愿意为你爬两三米高的椰子树摘椰子;

  在福建混的好不好就看有没有人给你送桑葚、荔枝、龙眼、芒果、枇杷、蜜柚、芦柑、春茶、紫菜、花生……

  正所谓,千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

  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朋友来了不仅有好酒,还有各种招待贵宾的好物风俗。

  但尽管各地验证友情的标准不一样,大家对待朋友的真心都是一样的,说到底,就那四个字——骄奢淫逸,哦不,吃喝玩乐!

  • 上一篇:我最庆幸的是:你没变,我也没变

  • 下一篇:友谊天长地久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