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励志书籍正文

谁说励志书籍只是一碗毒鸡汤?

时间:2019/07/25 19:34 分类:励志书籍

  谁说励志书籍只是一碗毒鸡汤?

  今天群学书院与各位分享的,

  是旅美华人学者薛涌的文章

  《励志是一个严肃话题》。

  在作者看来,

  古往今来的励志作品,

  都有其人文与宗教基础,

  作为一种社会凝结剂,

  也绝非大众鄙夷的“心灵鸡汤”那么简单。

  学术书畅销化,

  畅销书学术化,

  或许有意料之外的收效。

  励志的根本目的,在于激发深层品格

  01

  当年于丹讲《论语》走红,引起学术界的一阵愤激和失落。她的书我虽然一页也读不下去,但还是劝学界的朋友们:她的“成功”,在于把传统经典当励志来讲。如果有学养的人不出来励志,当然就把市场拱手相让给于丹们了。

  到美国街上看看就知道,教堂比超市要多。里面讲什么?大多是用《圣经》等传统经典来励志。这是芸芸众生的日常需要。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在于能够回答不同时代芸芸众生内心的问题。“励志作品”作为社会的凝结剂,不可为学术所漠视。

  02

  励志书籍之大盛,恐怕还要归结为西方文艺复兴后,现代社会中平民阶层的崛起。

  在欧洲中世纪的意识形态中,社会是固态的、等级化的。贵族、僧侣、农民各安其位,虽然也有鞋匠的儿子当了教皇的特例,但大体而言阶层间缺乏上下流动,很少有宣扬个人成功的余地。

  到了中世纪后半期,工商阶层渐渐得势,又有了宗教改革,再经过一系列的商业革命、价格革命、金融革命,最终到了工业革命。现代社会已经不是个各安其位的世界了,人可以通过奋斗获得成功,并摆脱自己原来的阶层。韦伯的《清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是对这一时代的写照。

  中国读者恐怕不曾注意到,工业革命的时代,其实正是历史上第一个励志书籍兴旺的时代。这多少要归结于“上帝的选民”的概念——当信徒心惊胆战地在自己身上观察死后是否能上天堂的迹象时,不自觉地用行为创造着自己想要的证据:那些克勤克俭、对社会有承担并获得巨大的世俗成功的人,往往被认为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想进天堂的不免要把自己的人格往这种“选民”的模子里填。天主教则一向主张在人间的善行能够改变死后的命运,并在回应新教挑战中,从集体宗教变成了个人宗教,即把重点从群体的驯顺转移到个人的拯救。

  03

  以上这些个人主义的宗教精神,都成为励志文化的基础——既然成功是个人品德之彰显,那么,“励志”的根本目的,就在于激励人们培养这些品德。

  社会学家本迪克斯( Reinhard Bendix)指出,当时新兴工商阶层和贵族争夺话语统治权,特别强调自己是靠品德和自助而获得领导地位,给社会带来实实在在的福益,不像无德无才的贵族那样一切都靠继承。同时,他们又把贫困归结于品德之欠缺,要穷人安分守己。

  到了美国的“镀金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大盛。这种个人奋斗的励志文化并没有改变,只是“科学”转化了“选民”的含义:过去的“选民”是上帝的选择,如今则是自然进化的选择。卡内基等毫不迟疑地认定:自己的成功乃品德所致。所以,有关如何效法他们的励志书籍,也充斥于市。

  不过,在卡内基那一代人为美国奠定了大企业所主导的工业体系之后,他们自己也知道,这种通过个人奋斗而获得的成功越来越不可能。整个经济已经高度组织化、系统化,人必须进入这种组织系统来逐级晋升。这就是韦伯所谓的“科层化”:大家老老实实地到大公司当白领。由此,管理学压倒了励志学。这种管理学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主宰了二十世纪上半期心理学的“行为主义”。

  “行为主义”的要旨在于:既然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那么通过合理的外界刺激就可以控制人的行为。这颇有中国法家操纵人性的味道,也正合大企业的需要。看看富士康的管理,是否就有些“行为主义”的风格?

  可惜,建立在“行为主义”之上的管理,面对工潮和怠工一筹莫展。结果,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管理的人性化逐渐被提到议事日程上。在心理学内部,“行为主义”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也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人不再被看成是被动对外界刺激作出反应的机器,而是通过诸多复杂的内在预期、动机、情感等,来消化外界的刺激。换句话说,人的内心过程至关重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对于环境挑战的回应。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在知识经济崛起后,比尔·盖茨等一代自我塑造的人从一起步就跳出既有的社会组织(比如从哈佛辍学),创立了白手起家的业绩。人似乎从科层中获得了解放。即使是谷歌这种大公司,也不可能通过刺激—反应的模式对员工激发创造力,而更依赖于人的自励。也难怪,最近几年励志书籍又在美国大盛。不过,这种励志已经没有十九世纪末那种强烈的“选民”式宗教情怀,而多是建立在“行为主义”之后的心理学发展之上。

  04

  我的切入点,也恰恰是这种心理学上的自励。

  所谓“天才是训练出来的”,首先要解答“才能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培养的”。这个古老问题表面看如同陈词滥调,但近年来的发展则精彩纷呈:不仅是教育学、心理学中有大量讨论,生物学、动物学、脑神经学等也纷纷介入。天生派与培养派在学术上都有大量的经验研究作为支持。

  在我看来,两派都有不可否认的贡献,特别是在智商问题上的讨论,更是各显精彩。普通人如何从这些水火不容的学说中同时获益,才是真正的挑战。这就要落实于“行为主义”之后的自励学派。

  比如,智商具有相当大的天生成分。但是,不仅智商不可能自动导向成功,甚至人一旦相信自己的天资是固定不变的,就难以成功。因为成功者多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自我超越过程。如果过分相信自己的天资,就缺乏改变自己的动机,进而放弃自我超越的努力。而这种自我超越,又是以具体的精神气质和训练方法为基础的。“训练”不过是对这一复杂过程的概括而已。这方面的心理学、脑神经科学等领域的进展,不用说对年青一代,就是对我们这些年近半百的人,也颇有助益。

  我深深希望,中国的学术界能够严肃地对待励志问题。我正是力图把“行为主义”之后的心理学炒成快餐,以方便读者消化。要知道,心理学的原创性论著多是建立在大量的实验基础上的。其论文程式非常固定统一:多是先界定实验的目标、方法,然后解释所获得的数据,简短的结论后往往再加一段试探性的讨论。枯燥繁琐不说,其中术语也甚多,难以迅速消化。然而,也只有这么谨慎做出来的东西才可信。每当我在读得头皮发麻之后获得一点了悟时,都不禁要想:如果把这些复杂的论述用比较通俗的语言总结出来,读者岂不更容易由“知”到“行”、在实际的生活和事业中获益?当然,再结合个人身体力行的感性经验,就会使书更有应用性了。

  我所希望的是学术书畅销化,畅销书学术化。最近《纽约客》上有篇介绍亚当·斯密的文章,称《国富论》当年就是本畅销书。现代文化的核心特点就是世俗化。我们对学术的俗化大可不必唉声叹气。我们所需要的,是亚当·斯密式的俗文化。

  群学书院今日荐书

  《哪来的天才》

  科尔文  著

  张磊  译

  中信出版社2009年

  是什么让当时的人们就认为他们具有取得成功的潜质?这并不取决于他们的天赋,也不取决于他们的基因,而是取决于他们坚持不懈地“刻意练习”,这是本书要告诉读者的最大的一个秘密。

  《财富》杂志曾刊登过一篇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封面报道,名为《如何成就伟大》。《财富》杂志的高级编辑杰夫?科尔文在读者的期盼下,将这篇经典的封面文章写成了这本书,旨在为读者揭开成功的奥秘。

  你的外婆也许会告诉你,如果要成为泰格?伍兹、温斯顿?丘吉尔、沃伦?巴菲特、杰克?韦尔奇、莫扎特这样的人,就必须埋头苦干。但事实并不仅如此,你还必须坚持不懈地“刻意练习”,你必须学会如何对结果进行分析,如何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只要按照科学的方法进行“练习”,每个人都有可能获得成功,而不是仅仅取决于你的智商或者是情商。

  科尔文提出的“刻意练习”的成功法则不仅适用于科学、音乐、艺术领域,就是谈判、理财等技能,也可以依照成功法则来习得。

  • 上一篇:书单:不可错过的10本励志书籍

  • 下一篇:这三本清纯脱俗励志的书籍你读过吗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