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爱情文章正文

爱情最好的模样

时间:2019/07/24 10:50 分类:爱情文章

  爱情最好的模样

  爱情有千百种姿态

  在相爱前

  你们各自是自己

  寻寻觅觅,抑或等待相遇

  从古至今

  无论英雄平民

  还是才子佳人

  没人能抵挡得过一见倾心

  爱到深处,念到深处

  现实是你,梦境是你

  像清风拂过大地,温柔惬意

  像日月轮回交替,不理朝夕

  若是执子之手

  持以长久

  便是再美好不过

  若诗句中那般

  “她和心爱的人挽手漫步

  微风吹乱了他们灰色的头发

  心爱的人说

  你的每根发丝都象珍珠”

  好不浪漫

  如今,深爱仿佛成了难题

  克制才能成全自己

  但别忘了

  爱情比忘却深厚

  一旦爱对了一次

  那份滋养足以不枉此生

  可否听一听心

  想想你最喜欢的爱情模样

  张伯驹与潘素的相遇,像极了电影《胭脂扣》里如花与十二少的出场,名门贵族的公子与青楼的当红花魁眉目传情,一见如故。只不过一对唱曲相和,一对挥笔送词: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

  这是张伯驹赠予潘素的字幅,写尽了她的动人与才情,她的美的确摄人心魄:一袭黑色无袖旗袍,身姿曼妙挺拔,面容沉静从容,大气高贵,温婉有余,是难得一见的民国风韵。

  其实,潘素也曾是一位苏州的名门千金,祖上是清朝名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元老的潘世恩。幼年时期,潘素便向名师学习音乐和绘画,更是弹得一手好琵琶,才艺双绝。可惜十三岁时,母亲病逝,潘素随即被继母王氏卖到了上海的妓院。

  如此冰火两重天的际遇,却不见她有丝毫无端的愁绪。置身于红尘中,潘素愈发游刃有余,却不沾染半分俗气。

  而身为“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生得俊俏容貌,面庞白皙,玉树临风,清淡如云,身上丝毫没有纨绔子弟的虚华气。

  他爱诗词书画,善鉴赏收藏,流连于古,穿梭于今,竟依旧保留着自己的性格。应了刘海粟称赞他的那句:“所交前辈多遗老,而自身无酸腐暮气;友人殊多阔公子,而不沾染纨绔脂粉气;来往不乏名优伶,而无浮薄梨园习气,四周多古书古画,他仍是个现代人。”

  二人摇曳于世又格外自持,金风玉露一相逢,自是妙人遇妙人。那一年,张伯驹37岁,潘素20岁。

  在此后的婚姻岁月里,潘素重拾画笔,静心修炼山水画,张伯驹带她游历名山大川,从自然的雄浑奇绝中寻找艺术灵感。张伯驹潜心收藏,不惜用尽家财,潘素便当了首饰容他买入价值不菲的藏品。

  他成全了她兰心蕙质、不染尘埃的慧根,她成全了他超逸脱俗、宠辱不惊的器宇。怕是相识一世都不够,身为彼此的知己,若是有来生,依旧形影相随。

  比起才子佳人式的一世传奇,周有光和张允和的爱情更加轻盈,如涓水溪流,欢脱流淌,悠远绵长。周有光,汉语拼音之父;张允和,民国“张家四姐妹”的二女儿,清婉丽人,美貌与才情兼具。

  周有光与张允和本是两样性格。他爱喝咖啡,她爱喝红茶;他写理论文章,她写散文和随笔;他听西方音乐,她则喜欢唱昆曲。处处不同,二人却不拗着彼此,而是把一种生活过成了两种情趣。

  夫妻俩每日相约碰杯两次,上午十点红茶,下午四点咖啡。喝茶时,还要把杯子高高举起碰一下,他们戏称这是“举杯齐眉”,好不浪漫。

  至于昆曲,张允和尤爱演配角,还专爱演丑角。鼻眼之间晕一片白,由眉心向下,沿着鼻梁勾上一笔黑线条,就成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小书童,灵气十足。

  特殊岁月里,允和甚至以昆曲之趣去抵挡外来的恶意。那时,红卫兵闯进大杂院,两个年轻人强逼张允和要“交代问题”。沉默对峙的5分钟里,张允和看着眼前二人,心中竟把他们一个想成了白脸赵子龙、一个是黑脸张飞。接着又由此想到唱昆曲,想到自己曾出演过几次小丑的场面。或许,眼前自己和双方都是小丑罢……

  张允和饰演《金不换·守岁》中的书童

  另一边,周有光已被下放到宁夏“五七干校”,接受劳改。高强度的劳作使其一直为疾病困扰,允和自是牵挂不停,甚至不惜据理力争,坚持为周有光寄药,直到他安然无恙地回到自己身边。

  曾经繁华也好,历经困顿也罢,他们处变不惊,淡漠洒脱,眼里唯独盛得下一个“情”。

  平日里,张允和总是不经意地向周先生撒娇。有一次,她用电脑给大姐元和写信,没想到“亲爱”的“爱”字偏偏打不出来。她急得向自己的电脑老师喊道:“周有光,这个‘爱’字打不了,我爱不了了,怎么办啊!”

  她爱他,他宠她。晚年时候,张允和每场昆曲演出,周先生也必到场,出双入对,琴瑟和鸣。

  曲终人未散,回味那一个世纪的风雨,波澜壮阔,沧桑生辉。于张允和与周有光,里头独有个你,添了一丝柔情,相伴相守,此生不离。

  爱情,从来都不是易事,从一见钟情到倾心到老,始终都是一个艰难的命题。

  现实生活里,梁家辉与妻子江嘉年便是这样一对良人。近几年,这对夫妻走近大众视野,更多的是因为媒体常常放出这样的照片:体态臃肿的江嘉年与梁家辉于街头牵手散步。媒体一面以讽刺的口吻评判影帝妻子“不得体”,一面无限标榜梁家辉用情专一,不弃发妻。

  这很容易让人将他们的感情片面解读为:一方出于对另一方的感激,抑或是出于责任。我们忽略的是,爱情的定力并非来自双方对最初爱情状态的辛苦维持,反倒是来自常新。

  年轻时,梁家辉是江嘉年的追求者,江嘉年是梁家辉的赏识者。1983年,梁家辉因出演《垂帘听政》中的咸丰皇帝,成为金像奖史上最年轻的影帝,却因一些不合理的原因被封杀。

  彼时,江嘉年是香港电台制作人,她看过梁家辉的影片,认为他是不可多得的实力派演员。于是,便打电话给他,问他愿不愿意参加广播剧的录制。

  梁家辉对突如其来的工作机会惊讶不已,更意外的是,他对她一见钟情,而她,欣然接受他的爱意。恋爱期间,日子也并不好过,因为经济拮据,俩人最多的娱乐活动就是在家下五子棋。

  梁家辉和江嘉年年轻时的合影

  梁家辉事业久久不见有起色,可江嘉年依旧淡定放松,善解人意,甚至愿意答应他的求婚与其私定终身。在这一阶段,他一无所有,甚至自我怀疑,唯有妻子相信他,撑着他发现了更强大的自己,结果自然是夫妻双赢。

  梁家辉在采访中谈起那段经历

  后来,江嘉年退居幕后,梁家辉也十分肯定妻子呈现出的新的一面:“我太太是普通家庭主妇,但她有她的过人之处,她把‘家庭主妇’视为事业,视为成就。”

  二人在不断变化和探索的过程中,用新的自己,不断重新爱上成长到新阶段的另一半。

  当初结婚的时候,他们还曾约定,每过十年,就要举行一次“婚礼”,纪念一起走过的路,也是把下一个十年当作全新的起点。

  这个十年,梁家辉准备送给妻子一枚大钻戒,朋友打趣:“谁会买这么大的钻戒送老婆?那是用来取悦情人的。”梁家辉说:“对我来说,这样的钻石只有我太太才当得起。她是我心目中的钻石女人。”

  长久的爱情,就是一次又一次地爱上同一个人。就如同剥洋葱,每剥开一层就出现新的一层,随即生出新的欢喜。这是对爱情的一种细心经营,也是彼此之间的惺惺相惜。

  爱情尽管有千百种模样,却无不散发着相同的魅力,它让两个独立的个体彼此靠近,灵魂碰撞,精神相依。


  • 上一篇:爱情里心死的 46 个瞬间,不分男女

  • 下一篇:别对爱情失望,看看张若昀和唐艺昕

  • 热门文章